• 自動秒收錄
  • 軟件:1972
  • 資訊:55272|
  • 收錄網站:122799|

IT精英團

虧損加劇金山云 雷軍的夢想不能實現了嗎?

虧損加劇金山云 雷軍的夢想不能實現了嗎?

瀏覽次數:
評論次數:
編輯: 愉見財經
信息來源: 金融虎
更新日期: 2022-04-06 15:07:01
摘要

差異化戰略失效,金山云虧損加劇。

  • 正文開始
  • 相關閱讀
  • 推薦作品

文|王編輯|派公子

虧損加劇的金山云,離雷軍的夢想越來越遠。

“云服務投資巨大,潛在競爭對手超級強大。金山整體實力不足,困難重重?!睕]想到兩年前,雷軍在金山云上市后發布的公開信中明確表示,雖然夢想成真,但金山云壓力很大。在最近發布的2021年財報中,金山云營收再度增長,但凈虧損達到創紀錄的15.918億元。

更令人擔憂的是,金山云的市場份額在不斷萎縮,似乎無法改變規模來盈利。兩年前美股的“階段性勝利”似乎還只停留在“階段性勝利”上。為什么曾經精準踩準每一個風口的金山云如此難以被打???金山云的未來會明朗嗎?

倒下的金山云

作為雷軍企業,金山云自2012年誕生以來,就有著強烈的使命感。

金山軟件原CEO張宏江曾直言,進入云市場的決策過程只用了19個小時,——?!皬脑缟?點到第二天凌晨4點,用了19個小時,確定了云是未來發展的戰略方向”。金山云成立之初,主要為包括金山軟件、西山游戲、獵豹移動、小米在內的金山系統提供云服務。小米生態鏈企業的業務都用了金山云。

作為金山的核心戰略之一,雷軍在2014年下半年定下了“All in Yun”的戰略,并宣布在未來三到五年內向金山云投資超過10億美元。大量的資金投入很快就有了回報。2015年,金山云實現了2倍以上的高增長,行業第一,首次躋身市場前五。

此后,雷軍很有感觸地說,“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沒有這種死的決心和勇氣,我覺得根本沒有機會做金山云?!崩总姲呀鹕皆谱鳛槲磥淼姆较?,“不是成功就是失敗,幾乎沒有中間狀態?!?/p>

事實上,這種豪賭一度為金山云帶來了“勝利”的曙光。

2020年,受疫情影響,網上辦公開始普及。一年之內,金山云繼續快速擴大業務規模,獲得了包括知乎、虎牙、搜狗在內的眾多客戶,未來將繼續專注于金融和公共服務。這種情況給外界帶來了金山云虧損收窄的預期。數據顯示,2018年至2020年,凈虧損分別為10.06億元、11.11億元和9.6億元,凈虧損率分別為45.3%、28.1%和14.6%。毛利率方面,金山云三年數據分別為-9%、0.2%、5.4%,已經由負轉正。

即便如此,金山云2020年第四季度財報發布后,其股價仍出現大幅下跌。原因是收入的有形增長率放緩。財報顯示,金山云2020年第四季度營收19.227億元,同比增長63.8%,增速低于前三個季度。金山云2020年前三季度增速分別為64.5%、64.1%、72.6%。

全年來看,金山云2020年收入同比增速為66.2%,不僅低于2019年同期的78.4%,也低于2018年同期的79.5%。不幸的是,正如投資者所擔心的那樣,這一趨勢將持續到2021年。

最新財報顯示,金山云2021年營收90.608億元,同比增長37.8%,為金山云有史以來最慢增速。其中,約占2/3的公有云收入僅增長19.2%。不僅如此,在收入大幅放緩的同時,虧損卻進一步加劇,創下了15.918億元的凈虧損紀錄。

從行業來看,金山云2021年的營收增速不僅跑輸行業,還遠低于百度AI云的64%。天翼云業績翻倍,移動云同比增長1.6倍,聯通云同比增長46.3%。此外,阿里云和華為云也取得了30%以上的增長率,但我們壽

收入增速下降自然會導致市場份額下降。據市場調研機構IDC統計,2017年上半年,金山云在中國公有云IaaS(基礎設施層服務)中排名第三,約6.5%,僅次于阿里云和騰訊云。

但最近同樣是IDC發布的《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2021第三季度)跟蹤報告》顯示,由阿里云、華為云、騰訊云、百度AI云組成的“中國四朵云”分別占據了37%、18%、16%、9%的市場份額,而金山云以2.89%的市場份額位列行業第8,已經成為“其他”。

所以金山云無論是市場份額、自身營收、凈利潤、毛利率都已經處于非常被動的局面。四大云廠商以絕對優勢攔截,其后是青云科技、Ucloud等后起之秀的追捧。

從現實來看,金山云目前處于雷軍所說的“中間狀態”。

被洗牌的痛苦

相對于先行者阿里,金山云的進入并不算早,但前期還是取得了相當的成功。

不錯的成績,高光時刻曾取得同比兩倍以上的高增速,也曾與阿里云同列前三。而這些成績,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金山云與生俱來的優勢——大客戶。


大客戶自不必說,同為雷軍系企業,小米自金山云誕生以來就是其大客戶。2014年,小米集團為金山云貢獻了超過80%的營收,此后,這一數據逐漸減少,但無論怎么說,“被小米系奶大的企業”,金山云應該是實至名歸。除了小米,金山云創立初期主要為金山系提供云服務,包括金山軟件、西山游戲、獵豹移動等。雖然王育林強調過金山云對小米的依賴逐漸減少,但金山云對小米在內大客戶的依賴始終很高。


但只依靠雷軍系企業,無法讓金山云走出溫室,因此擴大規模與巨頭競爭才是出路。但云計算行業是重資產運營模式,馬太效應十分明顯,阿里云、騰訊云等行業巨頭占據了大部分市場份額。


在這種市場格局之下,金山云為快速切入市場,選擇了CDN作為支撐,這也是金山云營收支柱——公有云的主要收入來源。在公有云中,產品主要包括計算(Computing)、存儲(Storage)和交付(Delivery)三個板塊,其中交付業務最為突出,2018-2020年收入為6.29億元、11.61億元、21.37億元,占比為52.2%、54.9%、61.9%。再往下,金山云交付業務包括金山云內容分發網絡(KCDN)、金山畫質增強(KIE)、金山集智高清(KSHD),其中CDN貢獻了交付業務絕大部分收入。


然而,CDN業務作為高度同質化業務,毛利率一直很低,這部分業務在“燒錢換市場”之后利潤微薄,直接導致了金山云了增收不增利。


2017年12月,金山云宣布完成D輪3億美元融資,完成融資后王育林直白地提出融資后要對主流產品全面降價?!捌渲蠧DN、云數據庫Redis價格的最大降幅分別達到50%、60%;云服務器價格最大降幅超過30%;對象存儲產品KS3流量為業界最低,存儲價格降低10%”。


降價顯然不是什么有技術含量的市場競爭手段,網宿科技、藍汛等資深玩家也參與其中,最終的結果卻只是“殺敵一千,自損一千”,包括金山云在內的玩家都難以獲得盈利。


然而,就在金山云手持CDN開始與友商互相傷害時,云計算的頭部玩家們燒錢游戲卻還在繼續,無論是服務器,還是維修、研發,都持續進行著巨大的投入。價格戰之后的金山云,也不得不打起精神跟上“燒錢”換市場的進度。


在數據中心這一核心資產規模方面,與排名前列云廠商的百萬臺相比,金山云的資產規模略顯寒酸。


目前,阿里云在全國已建成張北、河源、南通、杭州和烏蘭察布5大超級數據中心,未來還將在全國建立10座以上的超級數據中心;騰訊云在貴州、京津冀、成渝樞紐等地均有大型數據中心布局,全網運行的服務器已超一百萬臺;華為云在中國布局了五大數據中心,其中,貴安、烏蘭察布一南一北兩大云數據中心,遠期服務器均達到100萬臺以上。


反觀金山云,其目前主要在天津與甘肅慶陽的云計算數據中心投入運營,其中天津項目規劃建設6600個機柜,預計分兩期完成,一期工程2021年完成。此外金山云剛剛開始在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等算力樞紐節點進行項目布局。


這樣的規模差距帶來的是盈利能力的巨大差異,此前不久最新發布的阿里財報顯示,2021年阿里云的經調整EBITA合計為12.1億元,至此,阿里云已經連續五個季度實現盈利。阿里云方面表示,盈利主要是實現規模經濟效益所致。


看懂研究院分析師、通信高級工程師袁博表示,投資大、收益慢是公有云的特點?!白鳛閿底只A設施,公有云的投資會涉及到云計算、存儲、云網絡的建設,而且公有云建設周期長,運營成本高,這都導致了公有云的成本高居不下?!?/p>


從目前來看,投入與規模的差異顯然還沒有放緩的意思。2020年,阿里云宣布未來3年將投入2000億元(約280億美元),用于核心技術研發和數據中心建設;騰訊宣布將在未來五年將投入5000億;百度則表示在十年內將投入3000億。


如此耗費財力,卻鮮有盈利,甚至讓財大氣粗的騰訊也開始吃不消,2022年其表示將不再執著于營收規模的增長,而是看重盈利。不久前,騰訊大裁員中CSIG(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是重災區,多方信源顯示,人數或將超過20%。近期的財報會上,劉熾平更是宣稱,云業務接下來要從不惜一切代價地增加收入,轉向提高增長質量,從而提升利潤率。


不管是投入還是規模,亦或是盈利能力,金山云都遠遠不如阿里云、騰訊云等頭部廠商,因此,在二線甚至三線梯隊里,金山云已經很難得到出人頭地的機會,如無意外,金山云將逐漸接受超強競爭對手碾壓的現實。


差異化無效


實際上,從一開始雷軍就非常清楚金山云的處境,盡管其曾十分看好金山云的未來,并表示仍有八成的勝算,但卻也十分清楚意識到,正面硬剛頭部大廠根本不現實。


因此,雷軍為金山云制定了兩條路線:一是,金山云不能干大而全,而是專注頭部客戶;二是,垂直領域放在幾個關鍵點上,比如游戲云、視頻云等,走差異化路線。


在當時看來,這兩條路線都十分符合金山云的實際情況,雷軍也曾對此充滿信心,他認為,上市之后的金山云還有巨大的空間,不需要改變現有戰略和航向,在原有的戰略下把每個工作做好,就能取得巨大的成功。


然而,現實卻遠非其想象的那么樂觀。


先來看大客戶方面,招股書顯示,盡管關系密切的前三大客戶——金山集團、小米集團、獵豹——在金山云營收中的占比在逐年降低,但份額仍超過了50%。2017年到2019年三者分別為金山云提供了56% 、60%、57%的營收。


此外,金山云的高級客戶數在2019年達到了243個。從招股書可以看到,2017年至2019年,金山云從高級客戶產生的收入占比極高,分別為11.64億元、21.14億元和38.53億元,占到了同期總收入的93.7%、95.3%和97.4%。


現在,金山云依然在堅定地走大客戶路線。2021年下半年金山云將拼多多這個具有示范效應的客戶收入囊中,并持續為美團、字節跳動、小米、去哪兒、中央電視臺(冬奧直播)等客戶提供服務。


但即便有如此多的高質量大客戶,金山云的虧損還是一再加劇,這說明了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大客戶的議價能力要遠遠大于金山云等云計算玩家。實際上,大型云計算買家對IaaS定價施加壓力,已經成為云計算行業的常態。


最明顯的一個例子是騰訊云,2021年第一季度財報電話會上,首席戰略官詹姆斯·米歇爾表示,“大公司會利用議價能力來保護自己的經濟利益”是不可避免的。據多方佐證,這個“大公司”正是騰訊親手扶植的社交電商巨頭拼多多。甚至有分析認為,拼多多2021年之所以能盈利,一個原因是“四季度服務器提供商騰訊云給返現大戶拼多多發了一個‘大紅包’,減免了部分費用?!?/p>


為了相互壓價,2021年拼多多在騰訊云的基礎上,新增了云服務提供商百度云和金山云,這說明金山云在其中更多是起到了“工具人”的作用,議價能力想必不會太高。


另一個大客戶字節跳動,也開始露出不祥的預兆。2021年,字節跳動全面進軍云計算 IaaS 服務,阿里云被釜底抽薪;2021年下半年開始,字節在國內市場的核心產品,比如抖音等,逐步切換至火山引擎的 IaaS 服務。據推算,自2019年以來,字節跳動已經成為金山云的最大客戶,后者受到影響幾乎已經是板上釘釘。


因此,就目前的大客戶策略來看,金山云可謂成敗皆由此,曾經幫助其快速發展的大客戶們,正在因為不同的原因,為其帶來相似的盈利、增長困境。


再來看垂直領域的差異化路線。


曾經,金山云依靠垂直化的發展戰略,側重在游戲、視頻直播以及醫療、金融、政務等細分市場,取得了不錯的成效,在2015年甚至取得過256.1%的同比增速,并具備了一定的先發優勢。


但是當阿里云、騰訊云在云計算行業全面布局、火力全開的情況下,金山云經營多年的垂直化差異路線被無差別地橫掃,成為先行的炮灰。

游戲云方面,盡管金山云有西山居、巨人網絡和完美世界等大客戶,但與騰訊云的對抗中并不優勢。早在2020Q2時,騰訊云就已服務國內超過70%的游戲公司。國際手游中按日活躍賬戶數排名前十位的手游中有五款是由騰訊開發及運營。


在金山云的優勢地帶“視頻云”市場中,騰訊云也已經占先。據IDC統計,騰訊的音視頻云已經連續四年位列第一,覆蓋了國內 90%的音視頻客戶,金山云則位列第四。


其他諸如金融云、政企云、產業互聯網云等,金山云由于產品、規模、投入等各種原因,也都無法占據優勢,而且在可預見的未來也將很難有大的突破。


在落地差異化、大客戶戰略之時,金山云曾以“中立”作為自身核心優勢之一,也是因此,其才能吸引到阿里系、騰訊系之外高價值含量的大客戶。但這一優勢的另一面則是金山云所依靠的小米系、金山系的生態,遠遠無法與BAT相提并論,而且彼此之間協同勢能較低,在競爭中更多地會處于單兵作戰的不利境地。


比如,阿里、騰訊、華為在參與一些大的政企客戶的項目時,往往并不是單獨出售云服務,而是提供整套生態方案,例如阿里可以在方案中整合阿里云、支付寶、釘釘、高德等技術、產品、服務和資源,提供更加全面的服務。沒有生態支持的金山云單打獨斗下,勝算不大。


因此,在消費互聯網紅利見頂時,頭部云廠商紛紛開始轉向產業互聯網,以及政企云等其他細分市場,而以中立自居的金山云顯然既沒有生態優勢,也無法提供富有競爭力的差異化產品和服務。與此同時,金山云還必須損耗自身優勢業務,應對無意義的價格戰,絲毫不能放慢對規模的投入。


最終導致的結果,就只能是接受被洗牌的命運。


標簽:公司動態 財經
觸目驚心的欺詐重組曝光!該上市公司涉及嚴重的內幕交易 掩蓋資金逃離該村 并誘捕了4萬名散戶
? 上一篇 2022-04-06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近發布資訊
更多
十八禁试看120秒做受